教师论文

当前的位置:学校首页 > 教师园地 > 教师论文

小学语文“口语交际习作”之我见

发布时间:2017-12-26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次数:1000次

  语文教研组   殷鹏

  人们进行人际沟通和社会交流的主要手段包括:日常口语交际和书面文字交际。口语交际是听说双方互动的过程;写作是运用语言文字进行表达和交流的重要方式。口语交际和写作存在于人类生活的各个领域。

  关于口语交际和写作,在《语文新课程标准》总目标是这样提到的:学生初步学会运用口头语言文明地进行人际沟通和社会交往;发展学生书面语言运用能力。其本质是学生在口语交际和写作训练中获得能力的提高,更好地适应未来生活的需要,紧扣语文课程的工具性性质。

  人教版语文教材,每个单元编排了“口语交际·习作”。口语交际和习作合二为一,让说写结合,训练学生“我手写我口”的能力。其实,让学生在口语交际的基础上再写作,将学生带出了写作“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尴尬境地,为学生找到写作的内容。我的做法是:

   一、说写结合

   说写不分开,是语文教材中体现出来的课程改革。语文教材用心良苦地将口语交际和写作编排在一起,其实是提出了一种新的写作模式——交际语境下的写作。交际语境下的写作,学生有话想说,有情想抒,不会再为写作抓耳挠腮,同时学生写出来的作文说的是真话、实话、心里话;交际语境下的写作抵制了学生作文中的假话、空话、套话。

   语文学段目标和内容从“识字写字、阅读、写作、口语交际、综合性学习”五个方面提出,由于应试教育对人们根深蒂固的影响,说和写一不留神就陷入应试的圈套。说写一旦陷入应试教育,口语交际就成了为交际而交际,不能为写作注入血液,写作时,还得让学生选择写作素材,费时费力。说写分开,与语文新课程改革背道而驰。

   二、用好教材

   语文教材运用于教学,有两种认识:教教材、用教材教。对这两种认识,目前人们“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但在新课程背景下,用教材教成了新宠,“教教材”似乎就要被一棍子打死了。认真审视“口语交际·习作”,我们理所当然地选择用教材教。

    比如人教版六年级下册“口语交际·习作一”,交际话题是“难忘的第一次”,学生生活中有许许多多的“第一次”,如:第一次动手做饭,第一次走夜路,第一次养小动物,第一次去野营,第一次登台表演,第一次获奖,第一次坐火车,第一次去外地旅游……问题来了:学生生活中难忘的事情很多,何必在意第一次呢?学生挖空心思找寻的那“第一次”,说不准再现的是残存在记忆中的往事碎片,何来印象深刻。本着“用教材教”的理念,我将此改为“记忆中的那事”。孩子们从牙牙学语到即将跨入中学校门,总有那么一件刻骨铭心的事情萦绕在心间,常常让他们情不自禁地陷入深深的回忆,抛开了“第一次”的桎梏,学生畅所欲言的事情就多了。

  口语交际为学生提供了写作素材,写作成功与否,取决于口语交际成功与否。尊重学生个性、创设和谐融洽的学习环境,是搞好口语交际的前提。

  人际沟通和社会交流就其实质来说是人们内部心理世界和外部物质生活世界交互作用的过程。《语文课程标准》第三学段习作目标要求:养成留心观察周围事物的习惯,有意识地丰富自己的见闻,珍视个人的独特感受,积累习作素材。习作素材,其实就是人们的外部物质生活世界,于学生来说就是自己亲力亲为或者耳闻目睹的事情;个人独特感受,是人的内部精神世界对周围事物的认识。学生外部物质生活世界和内部精神世界的交互作用的结果就是说出的话和写出的文。

  学生交流成长过程中印象深刻的事情,说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并说出自己对这件事情的感受、看法或者从中得到的启示。这紧紧贴合了语文课程工具性与人文性统一的基本性质。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河”,指导小学生作文,作文结构的指导不能懈怠。不要认为指导学生按“总分总”结构作文就是一种模式化的做法,就是不创新的做法。如果学生练不好作文的基本模式,那学生作文的创新也是无稽之谈。

  语言文字学习的最高境界就是会写文章且写一手好文章,而对于小学生来说,能够做到“我手写我心”已实属不易了。为了实现这样的目标,这个过程对教师来说一定是任重而道远的,在《新课改》的要求与指导下,势必会有更多的教师致力于习作教学的研究,为习作教学发展献计献策,将习作教学落在实处,追求习作教学的实效性,也期待有更多的孩子们爱上写作文,擅写作文,相信有那么一天!